【葉揚】改變-部落格-FG醫美-FashionGuide華人第一女性時尚美妝傳媒
回首頁 | 回討論區

就剩你還沒加入FG粉絲團!

去疤 | 術後保養 | 淨膚雷射 | 肉毒桿菌 | 皮膚科 | 塑身衣 | 脈衝光 | 減肥餐 | 膳食纖維 | 瘦小腹 | 瘦手臂 | 膠原蛋白 | 減肥食譜 | 左旋C | 橘皮 | 杏仁酸 | 塑身 | 瑜珈 | 酵素 | 熊果素 | 飛梭雷射 | 減肥瘦身 | 游泳圈 | 減肥運動 | 瘦小腿 | 瘦身 | 瘦大腿 | 便秘 | 減肥日記 | 2014百大醫美 | 醫美節


//
【葉揚】改變


“The journey is better than the inn".”──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, 唐吉軻德作者。

這個故事,從這句話開始。

掛在牆上的時鐘,秒針顫抖著,一下又一下。她盯著看,眼睛眨也不眨。
不知道為什麼,坐在辦公室裡的她,渾身不對勁,怎麼樣也沒有辦法專注在眼前的事務。
改變,她想的是改變,無論實質上那是什麼意思或是什麼行動都可以。她想藉由這個改變,逃開現在的自己。

第一個跳進她的腦海的字眼是整型。她的手指飛快地在搜尋引擎的空格中,打出各式各樣的字眼:隆鼻,削骨,開眼頭,自體脂肪豐胸。

那些資訊很誘人,照片裡陌生的臉孔,被區隔成一塊一塊,某部分被馬賽克,某部分坦蕩蕩地露出來。是的,她要的就是這個,變得不一樣,變得更好一點,坦蕩蕩地作出改變。

或許因為這樣,她會遇上一個男人,讚嘆她的樣子。她可以裝作無所謂,玩弄那個男人,或是一次好幾個男人。當乖乖牌讓她覺得煩悶,她一直想要過一種生活,遊戲規則裡沒有道德,沒有罪惡,一切起伏都自然如潮汐一般。她坐在辦公室裡,想著想著便全身發癢,夢想自己有天會變壞。

改變。她在重複念著這個詞。等她整型完成,她就要離開現在的工作,到另一個地方去重新開始。

下班的時候,她拎起包包往外走,頭也不回。她在夜晚人來人往的地區,對著門牌號碼,最後找到一棟灰白色的大廈。她搭電梯到八樓,進入一家診所,用假名填好資料,一個人坐在外面等。

「楊小姐?楊小姐在嗎?」當諮詢人員叫出她隨意編出的姓氏時,她站起來,跟著穿著粉紅顏色制服的人背後走。

一個小房間裡坐著一位中年男子,他穿著白袍,帶著無邊框的眼鏡。「想要改善哪個部位?」中年男子問她。她嚥了口口水。一切像夢,但房間裡的安靜如此真實。

「我想要削骨,還有隆鼻。」她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的勇氣,說出這樣的話。
過去的三十二年,要整型的想法,一次都沒有出現過。
但今天不一樣。
她心裡明白自己嚮往相反,嚮往差異,她要採取行動。
「這邊想要改變。」她指著自己的顴骨說。

醫師看著她,把一面立在桌上的圓形鏡子移過來,對著她照。
「妳的臉形算得上標準,中臉寬度也還可以,實在沒有削骨的必要。」

她以一種不是非常認識自己的方式歪著頭看,她提起一口氣,又開了口:「那我想隆鼻。」

「妳想要西方式的鼻樑,還是秀氣一點的樣子呢?」這回醫師沒有反對,他拿出幾種模型,排在桌上給她參考。「我建議妳也可以墊個下巴,這樣作的話,五官會更立體。」

「這樣變化會很大嗎?」
「手術就是手術,一定會讓妳有所不同。」醫師說。
「好。」不到三秒鐘的考慮,她作出回答。她簡潔有力地說:「那麼就這樣作。」
醫師跟著點點頭,請護理人員進來為她作說明。

諮詢就這樣結束了,她付了訂金,約好星期六的手術時間。

那是一個起點。
從那個起點之後,她便沒有停下腳步。心情低落的時候,那改變的衝動就會襲上她的心,劫住她的理智。她陸續墊了太陽穴,做了豐胸手術,抽脂直到大腿變得凹凸不平後,她又在臉上打了好幾種不同的填充物。

當她將幾年前的照片,從皮夾裡拿出來時,物換星移的規模龐大,不禁令人嘆為觀止。

因為一直維持著中庸態度,沒有因為她的改變而大驚小怪的關係,這幾年來,我是少數剩下來,她唯一還有聯絡的老朋友了。

「心情不好的時候,不能剪個頭髮就好嗎?」我問。
「不行哪,那是古老的作法了,只有古人才這樣作。」她搖著頭,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看著我,那長長的棕髮在搖動的過程中,發出哈密瓜的香味。她向我解釋:「問題是,剪頭髮不會痛。妳懂嗎?不會痛,就沒有感覺。我需要的改變,得要有劇烈的疼痛感覺伴隨……」

她皺起臉來,握緊雙拳對著我述說,這是很玄的事喔,因為改變造成了痛,而那劇烈的痛,在她的自我認知裡,用一種逆向的方式,可以產生改變。

嗯,要有痛的感覺。

颱風來襲前的下午,我轉著眼睛,咀嚼著她說的話,嘗試體會她的心情。

「不管別人說我有病還是怎樣,經過了這些手術,我是真的覺得一次比一次舒服多了。」她拿起飲料喝,做出無所謂的表情,「總而言之,我高興就好,不需要別人理解。」

「每做一次,就可以身心覺得更舒服的事,要是真的能找到的話,實在也很難得。」

我也拿起飲料喝。不管實質的痛苦是否真能帶來實質的改變,不管那正確的循環是什麼,人類最終都在尋找跟自己好好相處的方法。其實,真要將這些方法,攤在陽光下一一檢查的話,每個人都可能有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吧。

我對她點點頭,「你可能不相信,不過妳做的那些事,某種程度我可以理解喔。」我說。
她發出呵呵的聲音,溫暖地笑著。呵呵。呵呵。

是的,無論在什麼樣的基礎建設上,我依然看得見,她是我的朋友,我的朋友勇敢,直率,有趣,誠實。
還好,我在心裡想,她那些底層的美好本質,埋在很下面,手術刀碰觸不到。
這麼多年了,我依然可以辨識她的笑容。

「雖然跟整型不一樣,不過我也有瘋狂的時候。」我說。
「是啊。記得我們讀書的時候,妳剪的那個平頭嗎?」
「那是古人的作法了。」
我把頭靠在她的肩膀,她用手把我攬住。呵呵。她又笑了起來。呵呵。

儘管她已經不是我所認得的那個臉,但那些真誠的,關於她跟我擁有的青春的細枝末節,都一五一十地,用舒服的姿勢躺在我們的身體裡面。

未曾改變。



文章來源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yehyang2012
【認識更多喜歡#人生 #故事的好朋友】

 下一則文章
【葉揚】改變
【葉揚】改變
more